本文地址:http://www.stanshealth.com/outbound/pages/2018-07-30/detail-ihfxsxzh9041706.shtml
文章摘要:日本东西—柳川的始祖鳗鱼饭,,。

  水城柳川是九州北部给我们的一大惊喜,这是在海洋之国日本境内少有的以“淡水”为主角的城市,这座城的一切似乎都围绕着比柏油路还多的水道进行。这些水域不仅孕育了那些绚烂多彩的祭,而且还诞生了一种标志性的日本料理“鳗鱼饭”。

  或许很多人一听都奇怪,鳗鱼不是海里的吗?毫无疑问,海里的出产的鳗鱼是日本人的餐桌上的常客,随便哪个小超市里都有海鳗制品,但日本老人都会告诉你鳗鱼饭一定要用河鳗。时至今日,上得了台面的鳗鱼饭依然一定会选用河鳗作为主料,价格更是海鳗的数倍,而且也只有河鳗鳗鱼饭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日本“传统”。柳川作为日本公认的鳗鱼饭发源地之一,恪守着维护“传统”的责任,城里出名的那20来家店统统只用河鳗,而至于柳川鳗鱼饭的历史有多久不太容易查证,但可以找到最古老的鳗鱼饭老店叫做“元祖本吉屋”,1681年开店。

  由于我们在柳川住的地方距离本吉屋比较近,所以我们到柳川的第一顿中午饭就跑去排队,这家店排队是常态,但排队之久却是有点出乎我们意料。本吉屋位于没有什么旅游设施的居民区里,先是冷不丁的看到一栋日式大宅里放肆的飘散出浓烟,伴随着闻到一股难以明状的浓香,紧跟着看到门口一条几十人的长队暴晒在马路旁边,那就是找到了这家店。排队的过程很痛苦,暴晒加上疲乏,加上还能闻见人家烹制鳗鱼的味道,简直就是对人身心的摧残。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总算是进了门,本吉屋的厨房就在门口旁边,等待的时候从小窗里可以看到后厨少说也有十来人风风火火的忙活着,让人不禁有点不解为啥这样一家规模不大的餐厅居然会等位这么久。但别着急,因为就做前等这一个多小时只是开始,这也是我到目前为止在日本吃过的上菜最慢的餐厅,或许原因只有一个,柳川主打的鳗鱼饭是蒸熟而不是烤的,而且这种蒸鳗鱼料理就是本吉屋发明的。

  店员带着我们来到一间围绕着日式庭院的榻榻米房间,这种极为雅致,极具仪式感的用餐环境让习惯于把鳗鱼饭当便当吃的中国游客倍感奇怪,毕竟一碗鳗鱼饭如何能配得上这种环境呢?看了菜单以后你会立刻发现原来鳗鱼饭里也有此等“贵族”,一碗至少200人民币的价格着实值得坐拥这份尊崇,但仔细回想一下现在北京居然也有几百一碗的鳗鱼饭,顿感同样的价格似乎在这儿吃显得更值一些。

  简单来讲主要的鳗鱼料理分为“鳗鱼蒸笼饭”(せいろ蒸し)以及“蒲焼鳗鱼”两种,前者就是本吉屋发明的,如今作为柳川文化标志的吃法,而“蒲焼”则是我们平时常见的鳗鱼吃法。简单的犹豫了一下,我点了个最贵的“南風定食”,为的就是能一次吃过本吉屋所有招牌菜式,其中包括了大份的鳗鱼蒸笼饭。

  经过望眼欲穿的40分钟等待,在眼睁睁的看着服务员一一为我们前面的客人上了菜,我们的桌子上终于也摆上了装着鳗鱼饭的红色漆盒。打开盒盖后一股淡淡的蒸汽扑面而出,同时也伴随着一股鳗鱼的香气扑鼻,浸满褐色酱汁的米饭上盖着4大片鳗鱼,吃几口后我发现鸡蛋下面还垫着一大片鳗鱼。这是店内最大份量的鳗鱼饭,别看盒子也不算很大,但想吃完这足料的一盒饭也着实不太容易,因为这里的鳗鱼饭其实口味还挺浓重的,然而这碗鳗鱼饭的重口味并不来自鳗鱼,而是来自压在下面的吸足了汤汁的米饭。

  蒸鳗和蒲焼最大的区别是口感,蒸不会损水分,打破了人们一贯对于鳗鱼焦干的印象,Q弹棉糯这种形容或许算比较贴切的形容。本吉屋的蒸鳗甜味较淡,咸鲜味较浓,根据一份本地鳗鱼饭店铺指南的总结这居然还是柳川口味比较清淡的店家,让我不禁萌生了多吃几家不同口味店家的念头。至于这蒸鳗鱼初体验,或许是期待实在太高,实际吃起来并没有那么惊艳,我甚至于有点觉得自己还是适合吃蒲焼鳗鱼。

  我的定食里除了这道主菜之外,还包括另外两种鳗鱼菜品,分别是醋腌的鳗鱼凉菜,以及白烧鳗鱼。相较酸甜口味,更为弹牙的醋腌鳗鱼,倒是白烧鳗鱼更让我感觉惊艳。白烧顾名思义就是不加酱料烤制的鳗鱼,体现了鳗鱼的原味,在我们看来好像河鳗大概会有土腥味,但作为日本至高食材之一的河鳗此时却一点怪味道都没有,只剩下鲜香的淳朴美味,这不禁让人想起河鳗在日本有时甚至被用作刺身生食。

  在所有柳川鳗鱼饭的套餐里,还都有一碗清得像水一样的汤,但这汤却并不寡味,全赖于里面使用的昆布以及新鲜的鳗鱼肝脏。鳗鱼肝汤是传统鳗鱼饭餐厅必备的要素之一,看似可有可无,但却是吃鳗鱼饭解腻的最佳伴侣。

  本吉屋不愧为柳川最出名的鳗鱼饭店家,充满仪式感的用餐环境和深巷寻香过程里带给人的遐想,以及鳗鱼饭本身的高品质都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不过限于这家店的位置比较偏僻而且用餐大概需要花费两三小时,可以说来这里寻食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吃货,如果你并不是那种愿意专程跑去寻找一家餐厅的人,其实还有很多非常方便的选择,集中了柳川大部分景点的冲端地区也有名店,首当其冲的店家就是同样古色古香,同样排起长队的“若松屋”。

  若松屋所在的河边就是柳川幕府时期的市中心,多少年都基本维持这今天看到的这个样子,而若松屋所处的这栋大宅至少也是17世纪的建筑,若松屋开张的年代则大概是1856年左右的安政时期。在柳川的这些鳗鱼饭店家中,虽然鲜有本吉屋那样有300年历史的,但似乎没有100多年历史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名店,事实上也正是这些年代久远的店家有着更高的人气,值得注意的是跟着一起排队的人大多数还都是日本人。

  若松屋为了区分不同诉求的客人,在等位登记册上有很多不同名目,例如是不是一定要“奥座”区域,是不是一定要日式餐位,其实我也搞不清楚里面到底是怎么分区的,为了能早点吃上就没写什么附加条件。我是在开店前前来登记等位的,因此我的排队编号是20几号属于第一批用餐客人,于是在餐厅开餐之后大概20分钟后,被分配到二楼的榻榻米坐席,地方稍微有点委屈但贵在挺快就吃上了。

  

在这里我和妻子分别点选了鳗鱼蒸笼饭和蒲烧鳗鱼两种鳗鱼饭以作为比较,在柳川的这些传统餐厅中,蒲烧鳗鱼虽然也被充满仪式感的装在漆盒里,但最大的不同是盒子里只有鳗鱼,白饭是单独盛在碗里的。若松屋的蒲烧鳗鱼对我来说可谓极致之味,或许也是因为我不太喜欢吃水分太大软趴趴的鳗鱼,蒲烧造成鳗鱼肉质紧缩,烤制的鳗鱼香味更浓,与饭分开盛放方便自己控制酱汁的用量,更能在品尝鲜香鳗鱼的同时也能感受到高品质日本白米饭的饭香味,真可说时每口都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满足感,日本人对酱对烤的极致追求估计也就在这一碗蒲烧鳗鱼上了。

  再说若松屋的鳗鱼蒸笼饭,我怎么也感觉比300年老店本吉屋要更好一些呢?或许是因为这里蒸制的鳗鱼更干一些更符合我的胃口吧。我想吃东西这事情见仁见智,我的口味也就仅能代表我自己的喜好,但与本吉屋相同的是若松屋实在也是很漂亮的一家日式餐厅,有着漂亮的日式庭院以及大正风格的复古装潢,这一点相信到访过的人都会过目不忘。

  若松屋在官方评价中属于均衡口味的,既不会太油腻,也不会太清淡,当看到这个评价时,加上之前吃的本吉屋为清淡口味,我们觉得怎么能不去再多试一家味道顶级浓郁的店呢?于是我们专程绕道找到位于西铁车展几百米外冷门地区的一家以味道浓郁著称的鳗鱼餐厅“川よし”。

  最后要说的这家“川よし”一看就不是家专门为游客准备的餐厅,门口完全没人排队,店内陈设特别朴实,服务员也不会一套一套的给客人介绍菜品,或过分的殷勤。加之我们到时店内有两大桌日本人在聚餐,以及还有一桌来出差的中国人,店内的氛围更是像极了居酒屋里的那种欢乐和热闹。

  没人排队自然上菜也就快了很多,尽管这家店看起来没有前两家那么名声在外,但做出的蒲烧鳗鱼却是我到目前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似乎也证明我着实是个重口味的人。这家的蒲烧做得最干,鳗鱼很有嚼劲,有点脆的鱼皮伴着完全入味的鱼肉,拒绝的时候不断有肉汁和酱汁渗透出来,香甜鲜嫩的感觉充斥在整个味觉系统里面。相较之下川よし的鳗鱼蒸笼饭感觉无论从卖相还是口味上,都略逊前两家一筹,当然我所说的这种逊色也仅仅是在刻意的比较之后得出的结论,并且我在吃川よし的时候实际上并不是饭点儿,两个小时前我才刚刚吃过上一家,因此我的这种评价或许并不准确。

  尽管我振振有词的对这些鳗鱼饭店家品头论足,但实际上我并不能笃定哪家就最好,因为在日本这种对服务业要求极为苛刻的社会背景下,一家店能做几十上百年,本身就代表着这家店不可能不好吃,具体的优劣感觉也要因人而异。在柳川,日本人把吃鳗鱼饭这事儿的仪式感做到了极致,很佩服在日本所见的各行各业都能和匠人精神套上关系,事实证明百年如一日的做同一件事情是一定可以干好的,比较难得是保持始终如一的品质,这也是日本匠人精神最让人觉得夸张的地方,在柳川吃的这碗,其实和昔日的日本战国传奇人物,本地领主立花宗茂所吃的鳗鱼饭或许并没有什么区别。

推荐阅读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0